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当地时间20日晚间,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一架从莫斯科飞往雅典的航班在起飞过程中发生撞人事故,导致一人死亡。机场因此临时关闭了发生事故的跑道,8个航班因此延误。据俄联邦侦查委员会发布的消息称,事故发生在晚20点左右,一架波音737-800飞机在起飞过程中,起落架撞到一人,并因此返航。死者为一名25岁的亚美尼亚公民,从西班牙马德里起飞在莫斯科转机回国。调查人员在事故发生的跑道上发现了该男子的肢体碎片,但是事故发生的具体原因还在调查当中。(央视记者 张誉耀)

  11个城市、2万余人参与竞逐,160名选手杀出重围将于本周末亮相总决赛舞台  全省高校电竞联赛城市赛在下沙收官

  本报记者 阮飞霞

  昨天下午的下沙宝龙城市广场,因为一群年轻人的到来而热闹非凡。随着来自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TC战队”、浙江工业大学的“KC战队”及宁波大红鹰学院的“行走的60分钟战队”分别夺得《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全军出击》的杭州站冠军,今年的ZUEL浙江省高校电子竞技联赛城市赛阶段就此宣告落幕。

  从10月20日开始,ZUEL经过了校园海选赛、城市总决赛,在全省11个地市吸引了2万多名高校电竞选手报名参加,让ZUEL成为了金秋校园中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作为本次城市赛的收官站,杭州站的结束,也意味着总决赛的战鼓已经擂响。本周六,将有来自全省的36支队伍的160余名选手将亮相总决赛舞台,他们都是从为期一个月的厮杀中历经层层关卡、最终突出重围的佼佼者。“今年的城市赛,共有176支队伍参加,能够从这么多的高手中脱颖而出,也让我们对今年的总决赛有了更多期待。”作为本次大赛的主办方之一,浙江省电子竞技协会副秘书长蒋伟锋昨天也在下沙见证了年轻人的热血与激情。

  据悉,今年的ZUEL总决赛会在往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加码”,将赛场摆在了位于杭州下城区中国(杭州)电竞数娱小镇内的LPL职业战队LGD主场进行,两天的比赛中,36支决赛队伍的选手都将能感受到职业联赛级别的赛事体验。各个项目的冠军选手还将获得晋级明年全国高校电子竞技联赛(CUEL)的资格。

  2018ZUEL“中国移动宽带电视杯”浙江省高校电子竞技联赛,是ZUEL连续举办的第四届,设有《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全军出击》三个项目,30万元总奖金更是创下历年新高。四年来,ZUEL已经成长为国内最具标杆意义的高校电竞赛事之一,不仅为全省的大学生选手提供了展现实力的舞台,也让高校学生得以近距离参与电竞、了解电竞,起到了助推电竞产业发展的作用。

阮飞霞

阮飞霞

  赣州回应“医疗不满意就退费”:方案还在征求意见

  退费范围仅限医疗服务性收费项目

  本报南昌11月20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陈卓琼)近日,一份《赣州市医疗机构“不满意就退费”工作实施方案(试行)》的征求意见稿引发网络热议。这份草拟稿规定:患者在接受诊疗服务过程中,对试点医院提供的门诊、住院、医疗后勤保障等就医环节中的某一项服务若有不满意的,可向院方进行投诉,并按相关规定对该项服务不满意申请退费。经医院核实确定无误后,即可退还当日该医疗服务项目的服务性费用。且退费范围仅限于文件所列医疗服务性收费项目,医疗技术性项目(如手术费等)、医疗技术治疗效果及已耗用的卫生材料费不属于退费范围之内。

  这份征求意见稿中的退费标准还显示,对于检验科、影像科、功能科等医务人员的服务不满意的,可退还检查费用的50%;此外,在院前急救、后勤保障、行政服务、医保结算及住院医生的诊疗服务和住院护士的日常护理服务等方面都有明确的退费标准。

  对此,赣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确实存在该方案,目前方案仍在该市医疗系统内部征求意见阶段,并未最终定稿,文件的流出系内部人员所为。

  这份方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医学的专业性和医患间医学知识的剪刀差。新浪微博认证用户“医生妈妈欧茜”毫不讳言,“医疗服务是专业性极强的服务行业,‘不满意就退费’把患者的医学知识设定为超过专业医生,可以评价医生的专业技术水平了。”她提出,对专业服务的评价应该是专业评价,而不是患者感受,只要医生符合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服务了就该收费,不满意也不应该退费,出现医疗事故和医疗过错,对患者造成损害,该赔偿就赔偿,这是另外的法律关系。

  “之所以会拟订这样一个工作方案就是为了改善群众的就医体验,提升医疗卫生服务的满意度,和谐医患关系”。面对网友的疑问,赣州市卫生计生委体改宣传科的一位负责人有些无奈,“本来对群众来讲这是一件好事,为群众提供服务嘛。”

  该负责人介绍,11月16日,赣州市卫生计生委有关科室就初拟了《赣州市医疗机构“不满意就退费”工作实施方案》,并向该市各县(市、区)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市县各类医院征求意见。目前只是征求意见阶段,对推广可行性进行充分论证,并没有进入实施阶段。

  他表示,该做法在赣州市并非没有先例。早在2014年4月,赣州市第五人民医院就率先推出了“不满意退费”服务,患者在该院就诊过程中,对导诊、挂号、医生诊疗、医保报销、药房、化验、检查、影像、后勤等20个门诊、住院服务项目不满意的,可以依规定申请不满意退费,退费范围仅限于所列的医疗服务性收费项目。

  具体的做法是,医院核实无误后,确实发生不满意医疗服务行为,患者申请退费的,医院核实后依规定按不满意服务项目标准进行退费。退费内容涉及医院管理层面的,管理人员负相应管理责任。“事实是,试行以来,(赣州市第五人民医院)并未发生任何无理要求退费的情况和纠纷。反而通过这一工作举措,该院的医患关系得到改善,医疗服务质量也得到提升。”这名负责人告诉记者。

  “我们拟推广赣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的做法,在赣州市进行试点,并逐步推开,这件事群众可能会比较满意,医生可能会有些意见”。该名负责人表示,他们将根据大家的意见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以确定扩大试点的可行性。

  根据该方案,2019年2月1日零时起,赣州市各试点医疗机构将启动“不满意就退费”试点工作。根据试点工作进展情况,赣州市卫生计生委将对试点工作进行调研、总结和评估,提练好的做法与经验,提出存在的问题和改进措施,适时扩大试点,2020年1月1日起在全市二级及以上公立医院全面推进“不满意就退费”制度。

  清末民初雇主常向佣人借钱

  清末京城王公贵族家的夫人以及旁边的佣人。

  现如今,敬业的家政服务人员,在城市一直非常受欢迎。其实,在清末民初,保姆这个职业就非常受关注。

  在民国时期,保姆多叫佣人。不过老北京有个常用的俗语:“老妈子”。当时一些老太太有事没事就爱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怕什么——没辙了,我给人当老妈子去。”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呢?因为当时,佣人在北京城非常受欢迎。很多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家庭,都有佣人,有的家庭甚至和佣人相处长达半辈子。

  那时的佣人也分三六九等。从年龄分:有二三十岁的、有四五十岁的,甚至有六十来岁的;从能力来分:有会烧菜做饭的,有会做针线的,有善于收拾房间的,有能说会道工于接待客人的。

  老北京介绍佣人,有专门的店面。店面一般以店主人的姓氏为标志,姓张的开的就叫“张家店”,姓李的开的就叫 “李家店”。上世纪30年代初开始,老北京由社会局管理此事,介绍保姆的店面都要向社会局登记注册,此举也是为了维护雇佣双方的权益和安全。这些店面也有了正式的名称——“佣工绍介所”,其门口挂一块不到一尺见方的“门楼”式木牌,下垂一红布条,写上“某某佣工绍介所”,并注明“社会局立案”。谁要雇人,就到这里联系,问明要求,便可按要求负责介绍。

  佣人介绍到雇主家,试工三天,如果中意,便可留下长干,第一天的工钱,归“绍介所”。年轻力壮、精明能干的佣人选择雇主时,一般先问零钱多少,再谈工钱,零钱多,工钱便可少。“佣工绍介所”在佣人失业时,可以让她们免费住一段时间,并提供水、火、炊具等用于做饭。

  民国时期,在北京居住求学较长时间的文史学家邓云乡(1924-1999)对当时老北京的风土人情较为了解,他曾回忆当时的保姆情况:“我家住在皇城根陈家大院,院里住户人家,都有男女佣人,谁家用老妈子,都到灵境胡同口上的‘冯安氏佣工绍介所’去找人,那是一个高台阶三间正房,一东一西的小院,主人冯安氏当时四十来岁,能说会道,也十分负责。她介绍的‘老妈子’一般都很可靠,只是偶然要对主人耍点小手段,如洗衣服时,故意藏起一只丝袜子,却拿了一只去问大奶奶:‘您的袜子怎么只剩一只啦?’大奶奶换好衣服正要出去打牌哪里管这个,‘好、好……你拿去吧。’她便落一双丝袜子,嘴里还埋怨:‘唉,您真不在意,挺贵的东西……’”

  老北京胡同里那些富贵人家常常会雇佣人,每个月管吃管喝外,那时月工资也就几块钱,遇见善良大方的女主人偶尔会给买件儿新衣服,这些佣人就会美滋滋的。

  当年,这些佣人干的活儿主要有带孩子、做饭、做针线活儿、打扫房间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在北京生活的时候,把母亲鲁老太太和原配夫人朱安接到北京定居以后,就雇了三个佣人:一个王妈,一个潘妈,一个胡妈。王妈专职侍候鲁老太太,潘妈专职侍候朱安,胡妈负责买米买菜。三个佣人的待遇是管吃管住,每人每月三元大洋。

  民国时期,这些佣人每月工钱,最高六元,最低三元,一般情况下五元和四元的情况比较多。有些佣人还有不少零钱,即工资之外的其他收入。大宅门里客人多,送礼的多,买东西多,佣人都可得零钱,客人也会给佣人,这叫赏钱,买东西节省的,佣人们也会留着,这叫底子钱。

  正常的零钱收入,大宅门家里的佣人可增一倍,即四元工钱,还可分到四元零钱。如果有一两桌牌,那就更多了。如果是客人少,又不打牌的小户人家,佣人的零钱就不太多,只能在每月主人买米、买煤、买菜时得点底子钱,每买一两元的东西,可得二三十枚,最多一角钱的底子钱。这样算来,如果三四元工资,每月底子钱,再加上偶然来个客人给的一两毛钱赏钱,另外还有三节的节钱,总共可得两元零钱,这样最不济的佣人,只要有事由,每月可赚到五元钱。所以在讲价时,有些佣人是会看雇主是否有零钱的。

  如此看来,那时的佣人最少一个月也能挣三元,那时三元可以买什么呢?据老北京的史料记载:当时,每块大洋折合四百六十枚小铜元,二百三十枚大铜元,三元就有六百九十个大铜元。两大枚能买到一个香喷喷的芝麻酱烧饼,三元就可以买三百四十五个大烧饼。当时,三十枚大铜元能买一斤五花肉,三元就可买二十来斤好猪肉。

  当时“国货售品所”曾举办过“九九货”大展销,即每一份九角九分。其中一包蓝士林布,两丈长,九角九分,三元买六丈,还剩三分钱。那时黄金比较贵,每两一百零五六元,老秤的一两,约合三十二克,三元工钱,差不多合一克黄金价值。显然三元钱在那时买商品很便宜,可是买黄金就不合算了。

  由于佣人在主人家有吃有住,整年不用花钱,一年到头还多有节赏和其他进项,都攒起来也很可观。佣人手头有几百元、上千元存款的不稀奇,那对于一般百姓来说,可是一笔巨款。所以,主人当家奶奶向佣人借钱,也是常见的事。在清代,男主人欠师爷钱、跟班、听差的钱,女主人欠女佣人钱的都很普遍,这种佣人叫作“带肚子”,他们是辞不掉的,要还清欠款他们才走。刘永加

  南京高淳一村民保留30多张民国时期契据

  扬子晚报讯(记者 梅建明 通讯员 高晓平)你见过民国期间农村田地房产契约和当据吗?南京高淳区桠溪镇观溪村小山头自然村村民芮红兵家里就有30多张这样的老古董。打开这些契据可以看到,大多是民国30年期间的当据和田地契约,离现在最近的几张,也是上世纪50年代当地县政府颁发的房产所有证。57岁的芮红兵介绍,这些老古董是从爷爷芮朝发手里传下的,至今近80年了,而这些留存的民国时期契据,都是当年爷爷辈家族里置办田地和分房或典当物品留下的依据,上面有当时家族德高望重参与人留下的签名,还有民国时期的日期。芮红兵说,这些契据是见证当年爷爷辈们家族置办田地、分房典当的历史依据,他想把它捐给当地政府部门,能更好地收藏和保护。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